歡迎訪問大事記歷史網!

隋唐最愚蠢的反賊,明明可以稱霸一方,結果卻因為財寶太多而亡國

時間:07-03編輯:轉載


原標題:隋唐最愚蠢的反賊,明明可以稱霸一方,結果卻因為財寶太多而亡國

宇文化及曾為隋煬帝太仆少卿、右屯衛將軍,后來謀反了,另立新朝,過了一把皇帝癮,不過,沒得意幾天,就被殺了。

宇文化及的父親是隋左翊衛大將軍宇文述出身權貴,宇文化及跟太子楊廣的關系還很鐵,所以,要風得風,要雨得雨,只是,這樣反而害了他。宇文化及肆意妄為,為官腐敗非常,只是因為后臺夠硬,所以,次次都讓他逢兇化吉。

他沒有珍惜自己的前途,反而變本加厲,尤其是后來,他的弟弟娶了南陽公主,宇家的勢力更是滔天。宇文化及無法無天,看到喜歡的東西,都據為己有。有一會,他跟弟弟違反隋朝的規定跟突厥人做生意。隋煬帝楊廣知道后大怒,將兄弟倆囚禁起來,關了好幾個月。

后來,還是南陽公主出面,總算把他們保了出來。宇文述很擔心兒子的前途,他們是得罪了皇帝的人,都不知能活多久呢?宇文述臨終,乞求楊廣能給點情面,照顧一下他們。楊廣答應了,任命宇文化及為右屯衛將軍。

大業年間,李密占據洛口。隋煬帝非常害怕,躲在江都(今江蘇揚州),遲遲沒有離開。當時,隨從的禁衛軍中,大部分來自關中。他們跟著楊廣漂泊流離,早就思鄉心切。所以,這些人眼見楊廣根本沒有班師回朝的意思,就開始蠢蠢欲動,準備謀反。

禁衛軍中的一個統領武賁郎將司馬德戡,他負責屯兵聚集在東城。他一邊派校尉元武達秘密了解周圍的情況,一邊也留心周圍將士的動靜。他倒也有所收獲,剛好聽到武賁郎將元禮和直閣裴虔通的議論。

元禮說:“聽說,皇上正安排要建設丹陽宮,照這樣的情形看,他怎么不打算回都城。底下的那些將士個個思鄉心切,有些已經忍無可忍,開始謀劃怎么逃跑了。我想上報,但是,又明知皇上忌憚。要是他知道這些人想走,肯定要下殺令,那我就間接的害死不少人。但是,我不報呢,又犯了知情不報的罪,這可是會禍連家族的大罪啊,我都不知如何事好?”

裴虔通回應:“嗯,理解,誰不想家呢。”

司馬德戡聽到這里,知道是時候了,他趕緊跑出來,跟兩人一起討論:“是啊,是啊,我也慌,聽說之前關中失陷,守華陰的李孝常趁機謀反,皇上就一下斬了他的兩個弟弟。現在我們要反的話,可家人都在西地,他們如何是好?”

裴虔通說:“可不是,我們不能光顧著自己跑啊。我現在總是做惡夢,完全不知所措。”司馬德戡說:“我就更慌了,要不其他人跑的話,我們跟著也跑算了。”裴虔通、元禮面面相覷,他們猶豫地說:“好像也沒有什么更好的主意,那么,就這么說定了。”

反叛的人,起初只有他們三個,很快就人數越來越多。內史舍人元敏等人加了進來,后來,宇文士及也加入了,眼見人越來越多,司馬德戡開始有信心了,他接著他們又聯絡了內史舍人元敏等人,結為拜把兄弟,共商反叛之事,后經別人引薦,宇文士及及也被拉攏入伙。

司馬德戡見人越來越多,開始有信心了。他提議事不宜遲,先搶些馬匹和錢財再說。宇文士及卻有不同意見,他覺得反正都反了,干脆搞大一點。他提議:“反正那么多人在反楊廣,倒不如,我們干票大的,直接起義,推翻楊廣,另立新帝。”

大家聽了,也覺得對,反正行動失敗,也是要砍頭的,還不如轟轟烈烈來一場,于是,他們找宇文化及負責起頭,當主帥起兵。宇文化及哪是這么大膽的人,平時他的驕縱蠻橫,都是靠皇帝和父親的功勞。只是,在這么多人勸說之下,他又覺得自己不能退縮,否則,會被看扁的。

于是,他同意了。

大業十四年(618)三月初一,司馬德戡使計收攏人心,召集將士商議謀反。當晚,數萬軍隊聚集在東城,跟城外的叛軍相呼應。而這些情況,裴虔通都瞞住了隋煬帝楊廣。到了五更的時候,叛軍殺進宮中,楊廣明白得太晚,只能投降、被俘、自殺。

不但如此,隋氏宗室、外戚在江都宮中者皆被殺,唯有隋煬帝的侄子秦王浩,因素與宇文士及交往密切,沒有被處死,并被立為帝。之后,宇文化及自為大丞相,智及為左仆射,準備率隋官兵十余萬眾西歸關中。

這個過程,宇文化及沒有出多少力。

宇文士及一向看不上這個哥哥的為人,他知道司馬德戡想擁哥哥為王,所以,他有了殺掉宇文化及的心思,甚至還派了殺手,不過,最后宇文士及還是心軟了,放過了哥哥。

最終,宇文化及被瓦崗軍李密所敗,大多數將士開始逃亡而去,追隨他的不足2萬人,不得已之下,他只好退往魏縣。因自知必敗,宇文化及嘆曰:“人生故當死,豈不一日為帝乎?”宇文化及成了皇帝。于是鴆殺傀儡皇帝楊浩,僣皇帝位于魏縣,國號許,建元為天壽。

那么,宇文化及最后為什么會落得慘敗呢?

首先,宇文化及成功叛變,享受到了皇帝的舒適生活卻不管事,把朝中的事情扔給手下去處理。然后,宇文化及貪財,那時交通不便,軍隊到了徐州,只能走陸路。宇文化及不舍得楊廣留下的那些金銀珠寶,于是,他命令手下搶奪百姓的車輛,牛馬,把楊廣宮中的寶貝載走。

而那些兵器、盔甲什么,則讓士兵自己背著。士兵們累得半死不活,便怨聲載道。司馬德戡有見于此,便覺得自己跟錯了人,以后,大家都沒好日子過。于是,他跟眾人商量,殺了宇文化及。可是,這次謀反的信息泄露了,司馬德戡被殺。

只是,天要亡宇文化及,少了個司馬德戡,還有千萬個想反他的人。

東都群臣擁越王楊侗繼為王,同時,把李密招安過來,一起討伐宇文化及。雙方在黎陽(今河南浚縣北)大戰,宇文化及戰敗,逃跑到聊城(今山東聊城東北),他的手下都棄他而去。于是,他才感慨道:“反正都要死的,就再努力一把,于是,他毒殺了楊侗繼,當上皇帝。”

武德二年(619),李世民派李神通進攻宇文化及。李家軍來勢洶洶,宇文化及根本打不過,只得又跑回聊城。那時,竇建德已建立了夏國,他立即痛打落水狗,拿討逆當借口,攻打聊城。 同年閏二月,竇建德攻陷聊城,生捉了宇文化及,用囚車送往襄國(今河北邢臺)。

就這樣,宇文化及與他的兩個兒子都被殺了,宇文化及的皇帝夢也就做完了。當時,突厥人也對宇文化及恨之入骨,竇建德不敢得罪突厥人,于是,便將宇文化及的頭顱送到了突厥義成公主,也就是隋煬帝的妹妹那里,最終,其頭顱被懸掛在突厥的王廷之中以示天下。

參考資料:

【《隋書》、《舊唐書·列傳第四》】返回,查看更多

責任編輯:

推薦文章
廣告

拳皇98闯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