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大事記歷史網!

《長安十二時辰》里何監說過去的大唐好,過去的大唐真的好嗎?

時間:07-03編輯:轉載


原標題:《長安十二時辰》里何監說過去的大唐好,過去的大唐真的好嗎?

《長安十二時辰》熱映,不但靠擼文為生的自媒體人雄文迭出,連傳統媒體都hold不住了。昨天新京報就發了篇《吐槽<長安十二時辰>看不懂的觀眾,已經被爛劇“奴役”》。

言下之意,乃《長安十二時辰》是部好劇。

這點我也是承認的,不然,也不會追著看。

當然,作為寫歷史文的,我跟娛樂又不是一個套路,我更看重里面若隱若現的那些歷史細節。

今天的文章,從李必老師何監的一句話而起:

當他得知酒友焦遂的死訊,十分傷感,卻也未在明面上表現太多,畢竟,他乃華清池的麻雀,什么事沒見過呢?在他七八十年人生中,已送走太多親人朋友,所以,還算淡定。

師徒二人坐在窗下聊著天。

李必:老師二十年前的杰作,寫盡了大唐盛景。

何監:寫盡了嗎?……也對……盡了……過去的大唐好啊……過去了,都過去了……

然后,他說起昨夜入宮面圣,皇帝卻不談國事,只說玩樂,而之前,君臣們是指點不完的江山……

(何監劇照 圖源網絡,若有侵權,請聯系刪除)

在劇中,何監這句“過去的大唐好”,乃與當下唐玄宗只顧著跟楊玉環享受做對比,實際上,他卻提出了一個中國歷史上的大問題。

法先王還是法后王。

法,效法。

接著我的理解,法先王就是效法西周及其之前的那些賢明君主的言行、制度,言必稱堯舜。

法后王呢,則是認為春秋戰國時代,那些能通過變法使得國家強盛起來的君王們,才是值得學習的對象。

先王太遠,虛無縹緲,后王更實在。

然而,吊詭的是,法先王的觀念,影響中國更為長遠,而荀子法后王的思想,卻在很長時間里未得研究、彰明。

于是引發了一種觀念——

厚古薄今。

覺得過去的都是好的,現在沒有那時好。

然而,這種想法卻又是經不起推敲的。

以何監那句話為例。

過去的大唐好?好在哪里?哪些好?

在電視劇廟宇的天寶三年,大唐已建立一百多年了,數代之間,發生了極多大事。

有玄武門之變,李世民殺兄滅弟;

有李淵退位,太宗似乎是逼父為之,有得位不正之嫌;

有唐太宗勵精圖治,成就貞觀之治,四方來朝;

有他欲看實錄里如何寫自己,似要干涉記史者的獨立性;

有高宗以武媚為昭儀,娶父之“妻”;

有他讓武則天參與朝政,并稱二圣;

有武則天篡唐,將李氏皇族砍得七零八落;

兒子好像不是親生的,說嚇就嚇,就打就打;

也有她雖改了國號,卻繼承了前后兩任“丈夫”的很多政策,使得國家雖然刀光血影,卻仍在蹣跚向前;

有神龍革命,長安城頭變幻大王旗,武后退位,我李唐又回來了。

有唐隆政變,李隆基用韋后、上官婉兒等人的命,終結了后宮們的女主情結;

(上官婉兒劇照 圖源網絡,若有侵權,請聯系刪除)

終于,有了開元盛世……

至于周興來俊臣索元禮等酷吏做的壞事,就算到武周身上去吧,不記到唐里面了。

看完這些事,我們回到何監的那句話——

過去的大唐好啊,好在哪?

好在殺兄霸嫂?

好在后宮干政?

好在揚武抑李?

好在腥風血雨?

不可能啊,這些都是大唐的壞事,他一定不會想歷史重演。

所以,他心中那個過去的大唐,是選擇性記憶之下的。

是貞觀之治,是天可汗,是永徽之治,是貞觀遺風,是開元盛世……

過去的大唐好,過去的大唐也不好。

那些好好壞壞之事,不但深刻地影響了皇家、大臣、讀書人,更決定了那些永遠沒有機會到長安一游的很多普通人的命運。

這才是真實的那一百多年的大唐。

何監作為一個飽讀詩書的大儒,應該知道這種狀況實在太正常啊。

它在周朝上演過,在漢朝上演過,如今又在大唐上演了……

(李隆基劇照 圖源網絡,若有侵權,請聯系刪除)

前事不忘,后事之師,歷史教訓,創業之君記得牢,守成之君就會慢慢淡忘。

很多人說著重回漢唐,可重回哪段的漢?哪段的唐?

回到呂后殺韓信的漢,還是到董卓身邊做呂布?

回到藩鎮割據的唐朝,化身被朱溫扔下白馬驛黃河里的清流?

人都活在當下的,何監回味他記憶里的那個大唐,李必卻想在此刻立下大功,改變未來的世界。

誰更對?

當然是李必。

因為何監已完成他那代人要做的事,也只能生活在回憶里了。

懷舊,不過是無奈罷了。返回,查看更多

責任編輯:

推薦文章
廣告

拳皇98闯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