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大事記歷史網!

晉問(11)賈堅之辯:晉自棄中華,非吾叛也

時間:2019-06-12編輯:轉載


原標題:晉問(11)賈堅之辯:晉自棄中華,非吾叛也

文/戚 速

有時候想正確評價一個人真難,尤其在魏晉南北朝那個復雜的歷史背景里。賈堅是勃??と?,少年時崇尚氣節,臂力過人,能開三石之弓。其祖父、父親都曾在西晉做過官。不過,在他年少時西晉就被匈奴滅亡了,后因箭術精妙而聞名,被羯族人建立的后趙邀請擔任殿中督。

多事之秋,后趙被冉閔滅掉,冉閔建立了冉魏,估計是賈堅看到冉魏根基太淺,江山難固,不愿做冉閔的臣子,便棄魏還鄉,回到家鄉勃???,招募部曲數千人,來個筑堡自衛。

果然,數年后,冉閔被前燕君主慕容儁擒獲并處斬。前燕派人前往勃海招降賈堅,但賈堅始終不降。于是雙方發生激戰,賈堅寡不敵眾被俘,于是投降前燕。

慕容儁聽說賈堅箭術精湛而獨步當世,于是請來賈堅,準備親自見識下他的箭術,年過六十的賈堅先射兩箭,一箭擦著牛背,另一箭貼肚而過。大家懷疑賈堅無法射中,賈堅又發一箭,直接射中牛身。在場者無不嘆服,慕容儁對他尤為喜歡,很快就任命他為樂陵太守,鎮守治所高城。期間,賈堅在高城成功阻止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叛燕,表現出了對前燕的忠心。

升平二年(358年)十二月,東晉徐兗二州刺史荀羨趁燕人疏于防備之際,率軍向泰山郡山茌縣進攻。當時在山茌駐兵的就是前燕泰山太守的賈堅,兵馬只有七百多人,晉軍則有十倍之多。手下的人皆勸賈堅固守,但他認為要出戰才有勝算,便身先士卒,與部屬殺敵千人再回城。晉軍攻城,賈堅命部屬逃命,自己則騎馬立于城門橋上,拿弓朝左右方射擊,晉軍無不應弦而倒。最后晉軍把橋弄塌,賈堅跌落被擒。

一向很欽佩賈堅的氣節和才能,荀羨想用民族大義來招降賈堅,便勸說:君之祖父、父親明明都是晉臣,君為何卻甘愿被胡人所統治?快點回歸大晉朝吧。

荀羨看起來這番說詞很有道理,曉之以理動之以情。當然,面對這樣的質問,賈堅本可以是羞赧萬分,連連低頭認錯,后悔莫及。

不過,荀羨忘記了兩點:其一,盡管賈堅父祖輩曾任過晉官,但他自己對西晉沒有多少概念,他成年就擔任后趙的官員,不同于先入仕西晉后投降別國的其他人。第二,在晉朝家族利益往往高于一切,人們很少有國的概念,只有家的觀念。

賈堅回答自然出乎荀羨意料:“晉自棄中華,非吾叛也。民既無主,強則托命。既已事人,安可改節!吾束脩自立,涉趙歷燕,未嘗易志,君何匆匆相謂降乎!”

這番話有三重含義:不是我叛離晉朝,而是它扔下我不管;既然晉朝不能保護我,后趙能給我安身立命之處,我怎可背叛?我約束修養自強自立,不管在趙還是燕,從來都沒改變意志,怎么可能因你寥寥數語就能改變?

賈堅看起來也很有道理,國家都不愛我,我怎么可能去愛國家。新的國家接納了我,我怎可能背叛我的新國家。對一般人來說,首先關心的是自己的既得利益能不能得到保障,自己將來有沒有發展前途。只要一個政權能在這兩點給予肯定回答,他就會效力于這個政權。所以,西晉淪陷前后,北方大族首先要保住的是家族利益,與當權者合作,而不是與異族統治者死抗、延續國脈!

當荀羨想再次勸告時,賈堅就怒罵不止。荀羨就命令把賈堅綁在外面淋雨。賈堅絕食數日,悲憤去世。

封建朝代都倡導忠君愛國的核心價值觀,唯獨在晉朝開了個歷史玩笑。這個苦果是司馬炎自己種下的。作為儒家大族代表的司馬氏,遇到一個無法化解的死結,就是傳統儒家倫理中的忠孝問題,是愛國與愛家孰先孰后的問題。而且司馬家族和新生的晉朝政權面臨著這個棘手的問題,一直沒有得到根本解決,不僅影響了西晉的政治穩定,還殃及整個華夏民族。從西晉滅亡到東晉十六國,再到南北朝時期長達二百七十年,將近三百年的大分裂,與此不無關系。

任何新朝建立之后的首要任務,就是培養臣民的忠誠之心、擁戴之情。但忠誠二字,在司馬氏那里有點尷尬。司馬家族以曹魏重臣的身份篡奪皇位,本身就是對君主的不忠,對忠誠的踐踏。如果大力提倡忠君愛國之心,那他司馬氏的篡位,就是不忠,就是叛國。

這種政治態勢下,如何凝聚王朝的向心力?忠孝忠孝,在“忠”之外,還有“孝”。得位不正,使得司馬晉朝在忠君愛國的意識形態教育面前,選擇了以孝治天下。這時候,恰好司馬炎要征召蜀漢舊臣李密入朝為官,李密以要奉養高齡的老祖母為由,拒不應詔。不管李密究竟是心念故國還是真的要在家盡孝,司馬炎都覺得是個很驕傲契機。因為《陳情表》中的那句話戳中了司馬晉朝的痛點,“伏惟圣朝以孝治天下”。于是兩人聯手上演了“以孝治天下”的大戲。

1

以孝治天下是司馬晉朝的立國之本,治國方略,司馬炎亦是身體力行?!靶ⅰ北举|上是一種家庭行為,是對家族的忠誠?!爸摇眲t是對皇帝的效忠,對王朝的熱愛。移孝作忠是提倡孝道之后的必然路徑,在司馬氏看來,盡管自身篡黨奪權,但新朝建立,家族內部的行孝盡孝必須轉化到廟堂之上的忠君愛國。因為臣子對君主進而對國家的忠誠,是王朝向心力、政權凝聚力的基石。

但這樣的轉型沒能持續下去,在司馬孚問題的處理上,司馬炎做出了與自己路徑不同的選擇。司馬孚是司馬懿的親弟弟,司馬炎的叔祖父,其人盡管以司馬家族利益為重,在滅魏成晉的過程中立有大功,但至死以大魏純臣自居。

司馬孚名義上對曹魏的忠君愛國之心,深深的刺痛了司馬炎,你到底姓司馬還是姓曹?盡管司馬孚生前被封為食邑多達“四萬戶”的安平王,但其死后,安平國立即被降為次國,迅速由盛轉衰。司馬孚為其忠君愛國的政治立場,付出了嚴重的代價。

司馬炎對司馬孚安平國的打壓,宣告了西晉王朝移孝作忠開展忠君愛國核心價值觀教育、進而進行政治轉型的失敗。這種失敗,直接造成了西晉的短促而亡,更導致東晉十六國南北朝華夏近三百年的大分裂。在家行孝,事君盡忠,儒家認為愛家愛國是一體的,“事親孝故忠可移于君,是以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門”,所謂“忠臣孝門求”是也。但在司馬家族那里,忠與孝是割裂的,忠孝無法兩全。孝道并不能直接轉化為忠君,相反有時還是忠君的分解因素。比如八王之亂,麾下將士效忠的都是王爺,不是大晉。

"

賈堅的“晉自棄中華,非吾叛也”一辯,無疑是司馬炎“以孝治天下”的絕妙注腳。他的這種態度把傳統的忠君愛國觀念擊得粉碎。

"

忠乎?奸乎?國乎?家乎?其實不止對賈堅,就連對荀羨這樣的大忠之人,后人也有不同看法。荀羨無疑是晉朝的一大忠臣,他的父親、他的姐妹、他的家族都是值得大書特書的典型。領兵討伐并生擒賈堅時,荀羨正患重病,常年的病痛拖垮了他的身體,三十八歲的時候就離開了人世,天妒英才。荀羨死后,晉穆帝發出如此感嘆:“荀羨、王敬和相繼去世,我還能找誰來當我的心腹之臣??!”

著名史學家田余慶評價道:“褚裒以后,終永和之世,居徐、兗者還有荀羨、郗曇,人物輕重雖有不同,但都忠于朝廷,作用與褚裒大體一致?!?/span>

但柏楊提出了不同的看法:賈堅先生的反駁義正詞嚴,當權分子當初卑鄙地拋下孤苦無告的人民,逃到江南,重享榮華富貴。偶爾派出一支脆弱的軍隊,俘虜了那些被遺棄的孤臣孽子,不但沒有半點歉意,請求原諒寬饒,反而詬罵忘本,責備不肯投降。無能無恥,集于一身。

他甚至偏激地指出,荀羨先生的嘴臉正是東晉帝國流亡政權下所有官員的嘴臉,在這種嘴臉上,看不出復興的火花,只看出墮落的幽靈。

柏楊先生似乎有所指,但我讀出了他的另外含義:

愛家而不愛國,這種現象在歷朝歷代都是個危險的信號。返回,查看更多

責任編輯:

推薦文章
廣告

拳皇98闯关 江苏十一选五 舟山体彩飞鱼官方网站 十一选五 走势 2018东莞沐足论坛 股票为什么会涨或跌 2019海南环岛赛 52麻将大庆正宗打法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江 十河北十一选五走势 北京快3和值推荐 管家婆精选二肖二码 大连娱网棋牌大厅官网 好运快三人工计划大小 3d定胆杀号王 基金配资比例两种模式 辽宁各地麻将玩法